近日,澳大利亞前總理、前工黨領袖陸克文參選聯合國秘書長的計劃遭到否決。此前有報道稱,由於內閣投票未能通過,決定權被交到了現任總理、自由黨領導人特恩布爾的手上,並最終被其否決。理由為“鑒於陸克文在任期間的領導權威性問題上,不符合聯合國秘書長一職的要求……因而本屆政府認為陸克文不合適參選“。

雖然老陸自身問題確實不少,但這在事實上並未妨礙其有機會參選聯合國秘書長一職,如若能幸運當選,這對於提升澳大利亞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以及國家形象無疑是非常有益的。但特恩布爾的否決則讓陸克文連去競爭的機會都沒有了。因而,決定一出,便遭到了工黨一眾政客的抨擊。在他們看來特恩布爾為了自由黨的利益,選擇損公肥私,使得澳大利亞失去聯合國成立70年以來首次薦舉一名可敬的澳大利亞公民為候選人的機會。

可特恩布爾究竟是因為什麼利益而選擇“砌牆”阻擋老陸呢?

拋開特恩布爾給出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直接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對於特恩布爾來說,若支持陸克文,他必定會失去黨內威信;而若不支持,則會被認為黨同伐異。後者很好理解,他此刻面臨的正是這樣的“控訴”,但前者該如何理解呢?

這就涉及到自由黨內部的“分化問題”了。雖然在上周四的內閣商討中,支持推薦一方的內閣議員與反對方的比例為11:10,換句話就是,特恩布爾黨內都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議員支持陸克文參選,但特恩布爾卻無法選擇順水推舟,依據“多數表決的基本民主原則”去同意老陸參選。因為自由黨內的極右派才是惹不起的主。

身為中立派政客的特恩布爾,一直以來並不受黨內極右派的待見。再加上本次大選中,自由黨在議會只獲得比工黨多一席這樣差強人意的結果,這就讓特恩布爾非常擔憂有朝一日會步陸克文、吉拉德及艾伯特的後塵,遭遇黨內投票替換的悲劇。殘酷的現實逼迫特恩布爾必須回應黨內極右派反對陸克文出選的聲音,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安撫以公開批評聯合國而聞名的保守議員博納迪為代表的極右派,逐步強化自身在黨內的威信。

當然,這個選擇就意味着他將違背“多數表決的基本民主原則”和面臨“黨同伐異”的批評。可這對於特恩布爾來說,壓力遠不及惹怒極右派來得大。畢竟,以外長畢曉普為代表的中立派並非極端派,會理性、合理地對待任何結果,而畢曉普本人還是特恩布爾最親近的盟友,具有相對穩定的關係,不會貪小失大去策動黨內變革。至於工黨,反正基本上特恩布爾的多數決定都會遇到來自工黨的批評,倒也不差這一回了。

簡而言之,特恩布爾不顧國家榮譽,堅決否決陸克文參選聯合國秘書長,並非因為什麼“陸克文違背國家利益”,不過是自由黨內政治博弈的考量。但此舉也暗示了特恩布爾不僅僅在議會上面臨著僵局,在自由黨黨內也面臨著分裂局面,這個分裂甚至已經使得其不得不儘可能地服從極右派的意願。可在這種岌岌可危的政治現實下,特恩布爾在無底線的讓步中,真的能夠避免如陸克文、吉拉德和艾伯特那樣的鬧劇式的政治鬥爭嗎?

—— 高林,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問題研究者

原創欄目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網Huanqiu.com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責編:高林


源自環球時報:http://m.huanqiu.com/r/MV8wXzkyNzMwMTBfMzcxXzE0NzAzOTczO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