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破壞性的創新

據悉,交管部門去年底提出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俗稱網約車新政)或將在七月初出台。問世不久的”網約車”不僅是家喻戶曉的流行網絡用語,亦是日常生活中必備的出行方案。方便便捷的”網約車”好處顯而易見,即融合了傳統交通與新時代的”互聯網+”科技為全國人民提供了新穎的出行方式,又有助於緩解原有的招手即停的出租車的不足之處。在短暫的四年之內,網約車已經搶盡風頭,成功改變了多名用戶的出行習慣,變成千家萬戶的首選”打車”方式。最為代表性的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稱其去年的訂單量足14.3億元人民幣,每日平均訂單量高達1400萬。如此之大的經濟轉變,在啟動出租車行業前所未有的人力和技術改進的同時,也帶來了難以對付的立法與管理問題。

成功在於破壞

網約車的成功可以理解為一種”破壞性創新”(又稱突破性、顛覆性創新),克雷頓·克里斯澄生在《創新的兩難》一文中曾闡述過。破壞性的創新最初是在簡單技術的基礎上推出價格低廉、質量略差、用戶量較少的產品,而這種產品最大的特點是其針對的消費群與現有的產品截然不同。它在初始階段所針對的市場大程度上面向的是所謂的“非消費”群體,也就是在現有的消費群之外。此類低價產品備受低消費群體(即原本的非消費群體)的喜歡,所以促成了在簡便技術基礎之上,快速改進和市場擴展的效果。

世界上最至明的網約車平台是2009年在美國成立的優步。在戰略方面,優步和滴滴出行在國內的手段大致相同。兩家網約車平台自身不經營出租車服務,而像淘寶一樣作為司機和客戶雙方的中介。為了擴展平台的規模,優步和滴滴都興師動眾的融資了大量的基金,為雙方提供補貼, 使得其平台在吸引客戶的同時也吸引了所謂的”專車”司機,並且擴展了服務規模,也動搖了招手即停出租車原有的壟斷地位。

專車抑或是黑車?

網約車平台的目的是打亂市場秩序,以互聯網+為基礎創建新穎的”共享經濟”。所謂的共享經濟,實際上是把傳統經濟里的壁壘倒塌的新型交易模式(沒寫完)。而這種交易,說白了就是私下的,不屬於任何受法制監管的。在出租車行業,這種離經叛道的行為早就已經相沿成習,稱之為黑車。黑車就是沒有載客資格的出租車,和滴滴專車實質上是沒有什麼區別的,而前者無可爭議的是違法的服務。從這個角度上講優步、滴滴、易到等網約車平台其實是黑車的預約服務,正規化了原本定為違法違規的私人載客服務。

平台也給消費者也提供了大量的保障和便利,在提高出行體驗質量的同時也通過技術和反饋減少了宰客的可能性。優步、嘀嘀出行等”網約車”平台都有嚴格的註冊授權過程,並且為消費者提供簡約的反饋功能。此外,”網約車”平台作為”一條龍”服務的應用程序,增加了消費者的意識並且也保護了消費者的權益。實時導航地圖,價格統一性和應用內網絡支付減少了”宰客”的可能性,並且增強了出行的效率和便利。”不打表”和”打車難”的交通高峰困難已經是世界各地屢見不鮮的情況,給日常出行帶來了負面影響,並且使得許多客戶質疑出租車司機的素質。

網約車是否安全?

優步等網約車平台在世界各地遭到了出租車司機的抗議,這也不足為奇。到此為止,這種抗議貌似對執法的影響並不大。有人要對優步下定義,明確定之為不合法,並且徹底取締網約車服務。最常見的理由是網約車不安全,不受官方的監管,因此無法保證乘客的安全和權益。中國國內近期也有報道多次發生的網約車事件,包括FIFA電競選手被滴滴司機砍斷手筋,深圳女教師被網約車司機殺害,和深圳醉酒女子凌晨叫車,遭滴滴司機猥褻、尾隨。在國外,此問題也是媒體關注的焦點。美國出租車司機聯盟發布過一項”你坐誰的車?”(http://www.whosdrivingyou.org)的網站,其主旨為收集美國地區的”網約車”事件,並且提倡抵制網約車。但是,該網站並沒有什麼可比性,只是單純地收集了網約車的反面新聞,也沒有證明出租車事件比較少。聯盟的代言人說明,”我們並沒有明確的數字,幾乎全是軼事”。

當然,任何平台都難免有個別案例,但是以”社會安全”為口號的網約車反對派,並沒有明確地證明出租車比網約車安全。與此相反,網約車平台主動對安全問題做了更進一步的措施。在深圳一名女教師不幸遭到殺害後,嘀嘀出行表示其將會利用技術增強安全措施,包括全天客服和一鍵報警、形成軌跡共享、道理偏離提醒、人臉識別等安全應急功能。同時,優步表示其在中國地區已開啟司機端的人像識別,以確保出行的安全。筆者認為在沒有可比依據的情況下,以安全為理由對網約車徹底取締的說法不足為訓。為了保證出行的安全,對網約車管制立法是迫在眉睫的任務。

是否合法?該如何對網約車立法?

可見,網約車的成功在大程度上印證了傳統出租車存在的問題,並且提供了解決問題的方案。世界各地爭論已久的難題是,網約車是否合法?在當前的法律上網約車和黑車不相上下,被不同地區定為違法載客服務,多次被當地警方打擊並罰款。近期,濟南市城市公共客運服務管理中心判斷滴滴專車司機為非法運營,扣車並且罰款15000元。去年,上海、北京、南京、青島等地區曾”叫停”嘀嘀、易到,把專車定為”黑車”。

與此同時,世界各地的政府在網約車立法的問題上糾纏不休。由於州政府的規定在不同地區執行不同程度上的監管,優步一直以來遊走在法律的邊緣上。作為世界上僅有對優步等”網約車”服務立法的城市,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在2015年10月底啟動了一項出租車行業改革政策。該政策是澳大利亞首都領地政府與優步長期商討的結果,在初步階段要求優步司機向官方申請載客執照,並且提供相應的保險,像定期的車檢、犯罪記錄背景調查等。《澳大利亞首領地出租車行業創新改革》文中說明,在出租車行業開放化的同時,出租車的註冊和培訓費用將會降低,而且出租車將享受特權,包括機場的出租車專區。後期,該政策將會統一化”網約車”平台和傳統出租汽車的監管體制,並且允許司機同時在不同的平台上接單。

堪培拉對”網約車”立法後,新南威爾士州政府隨後對出租車行業進行改革。澳洲其他地區依然取締優步等服務,稱之為非法運行載客服務。自2014年優步正式進入昆士蘭以來,州政府一直判斷其為非法的,並且對優步司機進行嚴厲的罰款。與此同時,優步總部鼓勵司機逃單,並且公布相關議員的信息,鼓勵用戶向政府抗議。昆州交通運輸部長說明,該州的交通體制正在複審中。他強調,創新並非犯法的借口。

英、美國等地區隨後按照本地的特殊條件也採取了不同的立法和管理方案。英國倫敦自60年代以來具有不同類型的出租車牌照,而網約車純屬合法的小型出租車,僅需司機申請網約車執照。同時,英國交管部門對此類型的載客服務有基本的安全要求,並且對其進行監管。在美國,不同地區依然執行不同程度上的禁止,有個別州政府已經對與載客相關的法律進行修改與更新,隨着網約車的普及化也對其手下留情。

新政出台前夕之際,國內網約車是否有錦繡前程?

不言自明,對網約車立法是必然的,一刀切不可,但又不得不干涉。網約車的用戶量日益增加,目前的地方化管制方法是不可維持的。本次《辦法》出台,廣泛共識的是希望更好地管理目前較混亂的出租車行業,並且對滴滴出行、易到用車、優步等創新的模式持有更加寬容的態度,使得傳統經濟適當的轉型為更加有效率的新穎出行模式。與此同時,法制機構對安全問題加以鞭策也勢所必然。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在當前”游擊戰”般的狀態下,安全措施完全由平台自身具備,雖然平台努力為用戶提供反饋和安全的保障,這種看似脫離法制機構的私人經濟並非良好的現象和發展趨勢。同時,網約車平台的不合理及不可維持的商業手段或將被取締,提高行業內的公平性和對消費者有利的競爭。

應否干涉業內的問題,執行多大程度上的監管和限制,是C2C平台問世以來世界各地政府爭論不休的難題。淘寶、Airbnb、優步、嘀嘀打車、微商等以互聯網為基礎的平台啟動了一種私人化和兼職化的經濟趨向,稱之為”共享經濟”。共享經濟實質上的作用是在傳統經濟內的多餘資源的同時,啟動了前所未有的人力資源和交易便利,理論上不僅會提高經濟的靈活性和效率,也會便利消費者和商家雙方。從這方面講,這種平台是經濟自然演變中的良好轉型推動者,但在從利益和管理方面,平台統統會形成壟斷,並且從大量的交易中套利,掌控一定的權利。互聯網+的利弊互見,是在適當的監管制度之下,對消費者和商業是利大於弊的。本次《辦法》出台將會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讓我們拭目以待。

【澳】高林,作者系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榮譽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