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破坏性的创新

据悉,交管部门去年底提出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俗称网约车新政)或将在七月初出台。问世不久的”网约车”不仅是家喻户晓的流行网络用语,亦是日常生活中必备的出行方案。方便便捷的”网约车”好处显而易见,即融合了传统交通与新时代的”互联网+”科技为全国人民提供了新颖的出行方式,又有助于缓解原有的招手即停的出租车的不足之处。在短暂的四年之内,网约车已经抢尽风头,成功改变了多名用户的出行习惯,变成千家万户的首选”打车”方式。最为代表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称其去年的订单量足14.3亿元人民币,每日平均订单量高达1400万。如此之大的经济转变,在启动出租车行业前所未有的人力和技术改进的同时,也带来了难以对付的立法与管理问题。

成功在于破坏

网约车的成功可以理解为一种”破坏性创新”(又称突破性、颠覆性创新),克雷頓·克里斯澄生在《创新的两难》一文中曾阐述过。破坏性的创新最初是在简单技术的基础上推出价格低廉、质量略差、用户量较少的产品,而这种产品最大的特点是其针对的消费群与现有的产品截然不同。它在初始阶段所针对的市场大程度上面向的是所谓的“非消费”群体,也就是在现有的消费群之外。此类低价产品备受低消费群体(即原本的非消费群体)的喜欢,所以促成了在简便技术基础之上,快速改进和市场扩展的效果。

世界上最至明的网约车平台是2009年在美国成立的优步。在战略方面,优步和滴滴出行在国内的手段大致相同。两家网约车平台自身不经营出租车服务,而像淘宝一样作为司机和客户双方的中介。为了扩展平台的规模,优步和滴滴都兴师动众的融资了大量的基金,为双方提供补贴, 使得其平台在吸引客户的同时也吸引了所谓的”专车”司机,并且扩展了服务规模,也动摇了招手即停出租车原有的垄断地位。

专车抑或是黑车?

网约车平台的目的是打乱市场秩序,以互联网+为基础创建新颖的”共享经济”。所谓的共享经济,实际上是把传统经济里的壁垒倒塌的新型交易模式(没写完)。而这种交易,说白了就是私下的,不属于任何受法制监管的。在出租车行业,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早就已经相沿成习,称之为黑车。黑车就是没有载客资格的出租车,和滴滴专车实质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而前者无可争议的是违法的服务。从这个角度上讲优步、滴滴、易到等网约车平台其实是黑车的预约服务,正规化了原本定为违法违规的私人载客服务。

平台也给消费者也提供了大量的保障和便利,在提高出行体验质量的同时也通过技术和反馈减少了宰客的可能性。优步、嘀嘀出行等”网约车”平台都有严格的注册授权过程,并且为消费者提供简约的反馈功能。此外,”网约车”平台作为”一条龙”服务的应用程序,增加了消费者的意识并且也保护了消费者的权益。实时导航地图,价格统一性和应用内网络支付减少了”宰客”的可能性,并且增强了出行的效率和便利。”不打表”和”打车难”的交通高峰困难已经是世界各地屡见不鲜的情况,给日常出行带来了负面影响,并且使得许多客户质疑出租车司机的素质。

网约车是否安全?

优步等网约车平台在世界各地遭到了出租车司机的抗议,这也不足为奇。到此为止,这种抗议貌似对执法的影响并不大。有人要对优步下定义,明确定之为不合法,并且彻底取缔网约车服务。最常见的理由是网约车不安全,不受官方的监管,因此无法保证乘客的安全和权益。中国国内近期也有报道多次发生的网约车事件,包括FIFA电竞选手被滴滴司机砍断手筋,深圳女教师被网约车司机杀害,和深圳醉酒女子凌晨叫车,遭滴滴司机猥亵、尾随。在国外,此问题也是媒体关注的焦点。美国出租车司机联盟发布过一项”你坐谁的车?”(http://www.whosdrivingyou.org)的网站,其主旨为收集美国地区的”网约车”事件,并且提倡抵制网约车。但是,该网站并没有什么可比性,只是单纯地收集了网约车的反面新闻,也没有证明出租车事件比较少。联盟的代言人说明,”我们并没有明确的数字,几乎全是轶事”。

当然,任何平台都难免有个别案例,但是以”社会安全”为口号的网约车反对派,并没有明确地证明出租车比网约车安全。与此相反,网约车平台主动对安全问题做了更进一步的措施。在深圳一名女教师不幸遭到杀害后,嘀嘀出行表示其将会利用技术增强安全措施,包括全天客服和一键报警、形成轨迹共享、道理偏离提醒、人脸识别等安全应急功能。同时,优步表示其在中国地区已开启司机端的人像识别,以确保出行的安全。笔者认为在没有可比依据的情况下,以安全为理由对网约车彻底取缔的说法不足为训。为了保证出行的安全,对网约车管制立法是迫在眉睫的任务。

是否合法?该如何对网约车立法?

可见,网约车的成功在大程度上印证了传统出租车存在的问题,并且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世界各地争论已久的难题是,网约车是否合法?在当前的法律上网约车和黑车不相上下,被不同地区定为违法载客服务,多次被当地警方打击并罚款。近期,济南市城市公共客运服务管理中心判断滴滴专车司机为非法运营,扣车并且罚款15000元。去年,上海、北京、南京、青岛等地区曾”叫停”嘀嘀、易到,把专车定为”黑车”。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政府在网约车立法的问题上纠缠不休。由于州政府的规定在不同地区执行不同程度上的监管,优步一直以来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上。作为世界上仅有对优步等”网约车”服务立法的城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在2015年10月底启动了一项出租车行业改革政策。该政策是澳大利亚首都领地政府与优步长期商讨的结果,在初步阶段要求优步司机向官方申请载客执照,并且提供相应的保险,像定期的车检、犯罪记录背景调查等。《澳大利亚首领地出租车行业创新改革》文中说明,在出租车行业开放化的同时,出租车的注册和培训费用将会降低,而且出租车将享受特权,包括机场的出租车专区。后期,该政策将会统一化”网约车”平台和传统出租汽车的监管体制,并且允许司机同时在不同的平台上接单。

堪培拉对”网约车”立法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随后对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澳洲其他地区依然取缔优步等服务,称之为非法运行载客服务。自2014年优步正式进入昆士兰以来,州政府一直判断其为非法的,并且对优步司机进行严厉的罚款。与此同时,优步总部鼓励司机逃单,并且公布相关议员的信息,鼓励用户向政府抗议。昆州交通运输部长说明,该州的交通体制正在复审中。他强调,创新并非犯法的借口。

英、美国等地区随后按照本地的特殊条件也采取了不同的立法和管理方案。英国伦敦自60年代以来具有不同类型的出租车牌照,而网约车纯属合法的小型出租车,仅需司机申请网约车执照。同时,英国交管部门对此类型的载客服务有基本的安全要求,并且对其进行监管。在美国,不同地区依然执行不同程度上的禁止,有个别州政府已经对与载客相关的法律进行修改与更新,随着网约车的普及化也对其手下留情。

新政出台前夕之际,国内网约车是否有锦绣前程?

不言自明,对网约车立法是必然的,一刀切不可,但又不得不干涉。网约车的用户量日益增加,目前的地方化管制方法是不可维持的。本次《办法》出台,广泛共识的是希望更好地管理目前较混乱的出租车行业,并且对滴滴出行、易到用车、优步等创新的模式持有更加宽容的态度,使得传统经济适当的转型为更加有效率的新颖出行模式。与此同时,法制机构对安全问题加以鞭策也势所必然。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在当前”游击战”般的状态下,安全措施完全由平台自身具备,虽然平台努力为用户提供反馈和安全的保障,这种看似脱离法制机构的私人经济并非良好的现象和发展趋势。同时,网约车平台的不合理及不可维持的商业手段或将被取缔,提高行业内的公平性和对消费者有利的竞争。

应否干涉业内的问题,执行多大程度上的监管和限制,是C2C平台问世以来世界各地政府争论不休的难题。淘宝、Airbnb、优步、嘀嘀打车、微商等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平台启动了一种私人化和兼职化的经济趋向,称之为”共享经济”。共享经济实质上的作用是在传统经济内的多余资源的同时,启动了前所未有的人力资源和交易便利,理论上不仅会提高经济的灵活性和效率,也会便利消费者和商家双方。从这方面讲,这种平台是经济自然演变中的良好转型推动者,但在从利益和管理方面,平台统统会形成垄断,并且从大量的交易中套利,掌控一定的权利。互联网+的利弊互见,是在适当的监管制度之下,对消费者和商业是利大于弊的。本次《办法》出台将会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让我们拭目以待。

【澳】高林,作者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荣誉学士